毛新宇题词-的题词是什么

该碑文一点也不荒谬!荒谬的是某些人的思想!首先,看“诸葛亮躬耕于南阳郡邓县之隆中在襄阳城西二十里”。此段出自裴松之注《三国志》引《汉晋春秋》。为什么强调裴松之注呢?因为裴注是对陈寿《三国志》的丰富、完善和补充,也是现在通行的《三国志》版本。裴松之是严谨的史学家,他做注时对史料进行了严格的筛选,并对有疑义的引注还会在《三国志》中明确写明自己的不同看法。但裴松之对《汉晋春秋》关于“亮家”的引注没有提出任何疑义。这就表明裴松之完全同意“亮家在南阳郡邓县之隆中。”这就相当于记入正史。其实,南宋以前所有史料都提到隆中是亮家,隆中是三顾地。元代以后才冒出卧龙岗争躬耕地,但隆中是躬耕地的说法仍占上风。以前我曾多次提供历史资料证明,这里不重复。现请出两位重量级历史学家来佐证谭老先生的观点。第一位是泰斗级历史学家白寿彝先生。注意他是河南开封人。泰斗级河南历史学家白老先生在他的史学专著《中国通史》中多次强调“诸葛亮躬耕于今襄阳隆中”!如“诸葛亮……叔父去世后,诸葛亮隐居在襄阳西北二十里的隆中,一个院落,几间草屋,一面种地,一面读书,过着清贫的生活。”“诸葛亮,……随叔父诸葛玄避乱荆州,住在襄阳城西二十里的隆中,躬耕陇亩,自比于管仲、乐毅。”“刘备觉得有道理,于是带着关羽、张飞,从驻地前往隆中拜访,没想到一连两次都吃了闭门羹,第三次才见着。”“诸葛亮隆中对策为刘备制定的蓝图中,把占据荆州作为刘备能否完成帝业的重要条件之一”等等。第二位是著名魏晋南北朝史专家何兹全先生。在他的史学著作《三国史》中说:“可以肯定的说他住的地方隆中属于南阳郡邓县,所以诸葛亮说他自已是”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但此属于南阳邓县之隆中,却在汉水之南,紧靠襄阳,只在襄阳城西20里。说是南阳是对的,因为地属南阳。”以上可见,包括河南(大历史学家可没有地方意识)在内的重量级主流历史学家都认为“诸葛亮躬耕地在隆中”!谭其骧有错吗?难道这些如雷贯耳的大历史学家都错了?就煮不熟的石头是对的?第二,关于“北周省邓县”。这其实是谭先生对历史事件的自我看法。根据百度,主流认为南宋才“省邓县,入襄阳”。谭先生的观点把这一时间提前了。究竟谁对谁错那是史学研究的范畴,谭先生如果健在也一定会提出证据。但“北周省邓县”恰恰证明习凿齿时代邓县不属于襄阳县。南阳卧龙岗说的支持者提出习凿齿因为地方意识作祟才说“亮家于隆中”!这种观点极荒谬可笑。当时邓县隆中不属于襄阳啊!地方意识觉醒的习凿齿,为了给襄阳抢名人,故意说诸葛亮家在不属于襄阳的南阳邓县隆中吗?不可笑吗?不荒谬吗?综上,该碑刻即尊重了史实又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没有什么问题。其实,就是一块碑而已,根本不像某些南阳人酸溜溜的说“如获至宝”,因为隆中的史料太多了。如果我是襄阳领导,我就在隆中立三块碑:一块刻河南史学泰斗白寿彝的《中国通史》一块刻河南省政府编撰的《河南风物志》一块刻南阳市委编撰的《诸葛亮小传》这才是重量级大杀器,啪啪的打脸,必然彻底揭穿挑起躬耕之争某些南阳人的谎言和丑陋嘴脸。这才是至宝!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鲁迅在自己的著作《彷徨》扉页与题词写上“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诗句,以激励人们去探求光明和真理。

卢沟桥在北京广安门外西南,横跨永定河上。是中国古代北方最大的石桥,十一个拱券洞门悠然卧在波澜之上,每个桥墩前的分水尖,俗称斩凌剑。桥上两侧共有一点四米高的望柱二百八十一根。两柱之间由刻着花纹的栏板相连。每个望柱顶端都有一个大狮,大狮身上雕着许多姿态各异的小狮。经考古工作者勘察,桥上石狮,包括桥东端代替抱鼓石的两个大狮,华表莲座上四个座狮,二百八十一根望柱的大狮及一百九十八个大狮身上的小狮,总数为四百八十五个。桥全长二百六十六米,宽八米,桥东端有碑亭,石碑正面为乾隆手书“卢沟晓月”四字,背面为乾隆书卢沟桥诗。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谨以此书献给杰西卡,她喜欢这故事安妮,她也喜欢这故事戴,她是故事的第一位听众哈利波特与密室:献给开车陪我兜风、在坏天气跟我做伴的谢安·哈里斯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献给斯汶的教母吉尔·普莱维特和艾妮·基利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献给彼得·罗琳,为着纪念里德利先生;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献给使我的世界充满神奇的尼尔、杰西卡和戴维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献给我美丽的女儿麦肯琦愿她喜欢这个散发着墨香的孪生妹妹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本书作为献礼分成七份,献给:耐尔,杰西卡,戴维,肯奇,迪,安妮,还有你——如果你始终忠于哈利直到最后的最后

启功先生是我国近代著名学者、教育家、书画大师。他的书法自成一体,平正清秀、遒劲俊雅,极富书卷味。他善为人师,桃李满天下,为中国文化的推广和传承做出极大贡献,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学为人师,行为世范″,是他对自己的严格要求,也是先生的深思感悟,他亲自题写,更是北京师范大学的校训。启功老先生温和慈详、淡泊名利、包容谦虚,对有才华的后辈青年一直都大力保护、提携。他的题词本意肯定是赞美田英章的。田英章老师的字,学自欧楷,看过田蕴章的“每日一字每日一题”,他说他们兄弟两人从小练习书法,那时候家里的条件差,可他俩酷爱书法,每日临池不缀,当时笔墨纸砚对他们的家庭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为了省钱,经常上街去捡一些废旧的纸拿回家练字。兄弟俩刻苦勤奋,善于思考,在欧阳询的楷书基础上,田英章又加入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和特点,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书风。并且通过各种媒体平台传播书法技能和理论知识,让很多零基础的人都可以学习书法。在当代书法界,尤其是民间书法界算的上是一个风云人物。启功先生是1997年给田英章题的词。当时田可能正处于形成自己书风的过程中,对于这样一个勤奋好学并具有创新精神的晚辈他肯定会大加赞赏的。至于“如同印刷”,那就要从田英章的书法特点说起。他的楷书学自欧楷,后进行融合改变,形成自己的“田楷”,风格是工整端庄、标准规范,在细节上的处理极其严谨,有自己完整的体系和标准,用墨上墨浓亮黑。作品给人视觉有极大冲击,像是印刷出来的。这也是他饱受争议的原因,有人说田楷结字过于公式化,缺乏变化,以致于呆板僵化,没有书法的美感。当然,书法能写成这样标准规范也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尤其是在九十年代田英章老师还没有引发争议的时候,启功先生一定会大加赞赏的,这样标准工整的楷书对于书法的普及和教学肯定会有积极作用的。

谭氏题词毫无根据,且被习凿齿、曹操、刘备关羽、诸葛亮打脸!

一、诸葛亮“躬耕于隆中”?谁说的??习凿齿说了没有?

…号曰隆中”也?二、东汉建安十三年(208年),汉置襄阳郡,原南阳郡南部、南郡北部被划给新设的襄阳郡;

晋统一三国后,邓城属襄阳郡,邓县属义阳郡,习凿齿云在《襄阳记》云“襄阳有孔明故宅”。

1、诸葛亮做《出师表》时(227年),邓县属襄阳郡,和南阳郡无关。

2、因此,习凿齿在《汉晋春秋》里说“亮家于南阳邓县”造假——把晋襄阳郡之隆中说成东汉建安十三年之前南阳郡之隆中。

3、因此,诸葛亮不会躬耕于襄阳郡之隆中。三、另外,1、东汉建安十三年前,南阳郡邓县、樊城在汉江以北,《三国志—孙坚传》记载的非常明确。

2、“襄阳城西二十里”原名阿头山,属襄阳县管辖,《后汉书》云“襄阳有阿头山”。

后人把此地附会成躬耕地。四、结论1、“隆中”原名阿头山,自古属襄阳县管辖。

不知他在地下,如何面对这些古人?

本文标签:欧楷,管辖,卢沟晓,三国志,杰西卡
转载声明:本文文章,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谢谢合作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