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故宫-故宫里真的有鬼吗

台湾有个歌手叫郑智化,不叫政治化,我也希望这件事不要政治化,更不要扯上政治。针对台北故宫向北京故宫提诉讼一事,有人评价这是“惹是生非、小题大做”,我倒觉得这样做反而简单些,既然协商沟通不成,提起诉讼,而且据说是在北京的法院起诉,孰是孰非由中国大陆法院裁决,不是很好吗?没必要那么神经过敏,胸怀大度一些又何妨。看网上相关的一些新闻报道,台北故宫提起诉讼请求之前,实际上发过函给北京故宫补办图像授权,但未得到北京故宫的回应,不管台北故宫此举有没有道理,北京故宫采取不理不睬的态度都不太恰当,否则也不会走向诉讼这条路。再说,台北故宫起诉北京故宫,实际上看重的还是经济利益,没有得到经济分成,与政治无关。况且中国国家版权局还建议台北故宫提起诉讼确认著作权存在,也建议台北故宫可与北京故宫建立沟通机制,以解决争议。当沟通机制建立不起来的时候,那台北故宫走诉讼程序,只要符合法律程序又有何不可呢?据悉目前已经完成委托诉讼程序,诉讼文件准备完成后,即将在北京相关法院提起诉讼。至于“贼喊捉贼”的说法有待商榷,到底谁是贼,谁不是贼,不是简单的贴标签,也不是靠屁股决定脑袋来判定,有些东西属于历史和过去,谁能说的清楚?以前我们家有一块祖传的青铜镜,据说放到现在价值连城,按道理说是属于私有财产吧,但在解放后,被邻居举报,说要献宝给国家,没办法就只好献了,一毛钱也没得到,如果我现在想索要回来,是不是要把棺材里的人扯出来,大声说道:还我宝贝!连明确的私有财产都要献宝,更别说这几幅画了,形势逼人,哪里有说理的地方?好在现在的时代不一样了。这就像一个大家庭,原来老大被老二赶出了家门,老二成了大当家的,原来的老大临走的时候,偷偷带走了几样祖上留下的宝贝,这几样宝贝在所有权上,你能说属于原来老大的吗?当然不是,但也不能说仅属于现在大当家的,所以说这几个宝贝,在名义上应该属于共同所有,就是这么个事。换句话说,这几副画作,应该属于中华民族和全体中国人(包括台湾人)所有,台湾只是拥有事实上的使用权,不是某一个政党的私产。同时,作为一个法律门外汉,我在这里说几句外行话。第一、人人有权起诉。无论是北京故宫起诉,还是台北故宫起诉,对于一个法制社会来说,这是赋予每个人和每个组织的权利,不能因为谁起诉,就说他是贼,这种说法明显戴着有色眼镜,我们不能搞有罪推定,更不能靠舆论判决,否则还要法院干什么?所以这不是贼喊捉贼的问题,而是一个法律程序问题,作为旁观者,最好不把个人情感掺杂进去,更不要自带立场,把政治因素代入进去。第二、事实认定的问题。历史已经成为无法更改的事实,没必要纠缠和纠结,比如这几幅画什么时候从北京故宫运走的?是谁运走的?为什么要运走?诸如这样的问题现在都没有什么意义,我们总不能要求运走者再活过来吧。现在的问题是,这几幅画的所有权归谁?使用权是谁?出版需不需要得到授权?这才是问题的关键,至于具体怎么认定,我们期待北京法院的相关判决和说法。总之,这个烫手山芋注定不好啃。答主:人力知本论喻德武

故宫灵异事件部分是真的,部分是传言。真的:故宫在1992年雷雨天气出现宫女事件,确有此事,被许多游人所拍摄,得到了有利证据后,专家已经给予了科学解释(故宫能看见宫女是有科学依据的,因为宫墙是红色的,含有四氧化三铁,而闪电可能会将电能传导下来,如果碰巧有宫女经过,那么这时候宫墙就相当于录象带的功能,如果以后再有闪电巧合出现,可能就会像录象放映一样,出现那个被录下来宫女的影子),但还是让大家难以置信。传言(假的):故宫什么看门的老头晚上出去上厕所碰到了鬼魂,根本就没有这回事,我给你讲下你就明白了。1.故宫身为国家重点保护文物,不可能用一个外来老头来看门,就算让他看,他也看不住。2.从此无人看故宫的大门,放警犬进入巡逻,这完全是扯淡,一座古代皇城怎能容的下动物的随便进入。无论是游人宠物,警犬,导盲犬,还是其他的名犬,都不准入内。老北京的灵异事件是存在很多,但部分是传言,但是大部分确真有此事,北京现在的老人都应该记的北新桥的故事,我在这里就不多说了,北新桥北京去年修地铁都绕过了这座古桥。现在的科学家都不敢去碰它。

故宫日晷属于赤道式日晷赤道式日晷(TheEquatorialSundial)赤道式日晷是依照使用地的纬度,将轴(指时针)朝向北极固定,观察轴投影在垂直于轴的圆盘上的刻度来判断时间的装置。盘上的刻度是等分的,夏季和冬季轴投影在圆盘上的影子会分在圆盘的北面和南面,适合中低纬度的使用。另外还有水平式日晷水平式日晷(TheHorizontalSundial)是最常用的日晷,采用水平式的刻度盘,日晷轴的倾斜度,依使用地的纬度设定,刻度需要利用三角函数计算才能确定。适合低纬度的使用。

本文标签:使用,北新桥,运走,日晷,适合
转载声明:本文文章,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谢谢合作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