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案例分析:如何缓解再婚家庭子女的身份危机

[复制链接]
studies 发表于 2015-8-14 09:5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核心提示

    在李佳音的眼中,母亲在婚姻中没有优势可言,于是她把加重母亲在继父心中砝码的责任扛到了自己的肩上。他们刚刚结婚,李佳音就主动提出改名字,随继父的姓氏;她对继父言听计从,希望自己比继父的女儿李一诺更乖,还希望考上更好的大学……

    孩子们常常难以相信没有血缘的“亲子关系”,他们认为目前的家庭结构并不稳固,因此使出浑身解数来努力维系。李一诺的优秀引发了李佳音的“身份危机感”,她希望提高母亲的生活品质,希望用好成绩来证明自己,而这恰恰造成了她生命能量的缺失和严重的无力感。

    “笨鸟先飞”给她强烈的心理暗示

    进入高三,李佳音的名次由班级第15名一路下降,寒假后的验收考已经到了40多名。她恳请母亲陶倩为自己报了昂贵的辅导班,每周三天放弃学校的晚自习,去很远的教育机构上一对一家教。每次去补课,她都要11点半才能到家,这么辛苦的付出换回的却是成绩再次下降,在班里排名几乎倒数。

    2013年3月,李佳音坚决地告诉母亲她要复读,尽快开始复习高一的知识,赢得时间,争取第二年考上好一本。高三一年全家人都提心吊胆,生怕哪句话激惹了李佳音,眼看就要熬出来了,不想她又要复读一年,陶倩决定为孩子预约心理咨询。

    高三前的那个暑假,李佳音就在网上购买了一些与高考成功相关的书籍,第一次见面,她十分轻松地告诉我,已经安排好放弃高考之后的复习计划。

    我从事心理咨询20多年,还第一次遇到如此轻松地谈复读的学生。复读是必须的选择,还是能暂时帮她回避难以面对的困难?

    李佳音告诉我,从小学到高中,班主任对她的评价都是“不聪明,但踏实努力”,以前她误认为这是表扬自己,现在才知道原来老师早就看出了她的“笨”,只是看在她很努力很勤奋的份儿上没好意思直说而已。

    “丽珊老师,我坚信笨鸟先飞早入林,比如高考,别人考一次,我考两次不就行了嘛。”李佳音眉飞色舞地说她现在就可以心无旁骛地投入复习,6月前就能把知识复习一遍了;假期里把高二的知识全部复习一遍;开学之后,她就能基础扎实地跟上大部队了……李佳音不跟我谈目前学业上的困难,而是一味地展望放弃高考后的学习规划,她希望得到我的认可。但我想知道的是,此时此刻是什么让她如此坚定地放弃高考。

    “佳音,你成绩下滑后采取过什么补救措施吗?”我及时制止了她的“憧憬”,把她带回到现实之中。

    佳音告诉我,班里有几位同学一直在教育机构上一对一,成绩提高得很快。佳音如获至宝地打听到这家机构,并央求母亲帮她报名,觉得这是自己唯一的希望。奔波了一段时间,“一模”成绩不升反降,使李佳音沮丧至极。机构老师批评她不能保质保量地完成作业,影响了补课的效果。可校内校外这么多课,哪里还有时间完成作业呢?自己付出的比同学多,收获的却比谁都少,李佳音完全乱了阵脚。

    “我不敢主动跟父母说不去上课外班,担心他们会埋怨我浪费钱……复读是我想出的万全之策。我从现在到暑假期间可以将家教费全部用完,高三开学就全力跟着学校的老师了。”

    李佳音选择复读的最根本原因是为了用完家教费?我有些疑惑。   

    老师评价学生是有规律的。一般情况下,为了不伤落后生的面子,老师会用“聪明但不努力”给他们积极的心理暗示:你们不是学不会,而是没努力学,一旦努力学了肯定能学得很好。老师对踏实学习、成绩中上游的学生往往用“学习努力”来肯定,同时用这些学生的成绩倒逼那些聪明但不努力的学生,“人家都能通过努力取得好成绩,你们如果肯努力就更没问题了”。老师们的评价给李佳音强烈的心理暗示,她坚信自己是笨的,只能通过“笨鸟先飞”,比别人多学一遍来考上好大学。

    万一考不好只能一个人承担后果

    “佳音,我怎么觉得你的复读有点‘苦肉计’的味道,这样简单地选择复读值得吗?”李佳音沉默了许久,我觉得她是在说服自己。渐渐地,李佳音抬起头,告诉我其实在交补习班的学费之前,她内心挺矛盾的,不知道是父母交学费对自己有利还是不交对自己更有利。

    “如果他们不给我交学费的话,就算我考不好,他们也有责任;如果他们给我交了学费,万一考不好我只能一个人承担后果……”

    “你报一对一家教时是想推卸高考不成功的责任?”我继续追问。

    李佳音一直梗梗的脖子柔和了下来,她从默默地流泪变成抽噎,最后嚎啕大哭。“我知道自己闯大祸了,本来希望通过努力考上好大学,提升妈妈在继父心目中的地位,没想到我花了这么多钱却没有效果。继父会不会认为我挺差的?这会不会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呢?”

    李佳音告诉我,她特别不想多花父母一分钱,她的生父游手好闲,脾气还特别大。妈妈后来嫁给继父,成为她生命的转折点。继父是他们镇上同龄人的标杆,大学毕业回到家乡自主创业,现在公司规模还挺大的。前妻是他的大学同学,来自大城市,长得漂亮又有气质,前两年病逝了。他的女儿李一诺长得特别像妈妈,后来考上北京一所大学。李一诺和继父的家人都对佳音母女有些抵触,幸亏继父护着她俩。对此,佳音心存感激。

    在李佳音的眼中,母亲没有文化,长得也不太好,还拖着女儿,在婚姻中没有优势可言,于是她把加重母亲在继父心中砝码的责任扛到了自己的肩上。他们刚刚结婚,李佳音就主动提出改名字,随继父的姓氏;她对继父言听计从,希望自己比李一诺更乖,还希望考上更好的大学……自从她觉得提高成绩力不从心,就希望妈妈自己多努力,多看书长见识,把自己打扮得精致些。母亲不但不接受建议,反而说她像生父一样,专会挑别人的毛病,看不到自己的问题。

    再婚家庭建立在打破已有利益格局的基础之上,对于既得利益者意味着部分利益的丧失,他们心怀抵触是正常的。而新加入这个家庭的成员也会因为缺乏安全感和归属感,而变得敏感多疑,患得患失。尤其是孩子,他们难以相信没有血缘的“亲子关系”,他们认为目前的家庭结构并不稳固,因此使出浑身解数来努力维系。李一诺的优秀引发了李佳音的“身份危机感”,她希望提高母亲的生活品质,希望用好成绩来证明自己,而这恰恰造成了她生命能量的缺失和严重的无力感。

    认同父母才能拥有安全感和自信心

    我肯定了李佳音站在母亲的角度,为保全母亲的婚姻而做出的大量努力。同时也指出,成熟男人选择妻子的标准可能是她无法了解的。

    “您是说我有些杞人忧天吗?”李佳音明显放轻松了一些。

    第二次交流时,佳音的继父欣然接受了我的建议,与李佳音一起来咨询。正如佳音描述的那样,他性格很温和。他告诉我一直在为佳音的心理状态捏把汗,“这孩子比我的女儿懂事多了,只是心思太重,经常和她妈妈争吵,我也不便说得太多”。

    当他得知佳音选择复读的真实原因是为了维护母亲的第二次婚姻后,沉默良久,然后告诉我,陶倩和他是发小儿,一起长大,只是后来自己上大学离开了家乡。在他的眼中,陶倩是个好女人。因为前夫一直没有找到喜欢又合适的工作,她挣钱养家带孩子,还要包容他的坏脾气……在外面她总是乐呵呵的,愿意帮助周围人。“我将自己的后半生托付给她很放心。”佳音从小生活在生父身边,她感觉世态炎凉,所以特别懂事,知道感恩,这是一直生活在优越环境中的李一诺所不具备的。

    继父评价佳音生父时的方式,让我理解了为什么李佳音发自内心地尊重继父,珍惜母亲的第二次婚姻。

    在家庭辅导中,佳音说出了自己的担忧,继父也向佳音母女表态,他爱她们并且希望能够一起生活一辈子。我夸赞了继父在评价佳音生父时所使用的语言,并且嘱咐陶倩以后和佳音说话时不要贬低其生父,这是让佳音自信的根本所在。   

    孩子的生命来自于父母双方,在孩子的心目中,自己与父母之间是不可替代、不能动摇的“钢铁三角”关系。在孩子的潜意识里,这种关系是最珍贵也是最不容挑战和指责的,无论父母是否生活在一起,孩子都会为维护这个关系的平衡和稳定而努力。只有孩子从内心认同父母双方,他才能拥有安全感和自信心。夫妻离异对孩子的心理影响,往往取决于和孩子一起生活的一方是如何评价对方的。如果在孩子面前肯定另一方,会让孩子感到安心,也感到自信;如果在孩子面前贬损对方,则会伤害孩子,让孩子认为自己也不好,由此产生自卑心理。

    不用“坚强”去包装自己的无助

    父母明确告诉佳音,在备考的过程中,父母会心甘情愿地满足孩子一切求上进的要求,但因为孩子没有经验,选择出现错误也是很正常的,所以如果不想去上家教就不去,没有必要考虑经济上的问题。

    李佳音如释重负,“你们真的原谅我乱花钱?”她深深地给父母鞠了一躬,“我一定珍惜最后冲刺的机会,好好复习”。她经常抽出时间与我交流,从如何处理与同学之间的关系,到如何复习,我明显感觉到她生活态度的改变。

    我请她与每个学科的老师进行沟通,告诉老师她一段时间以来没有认真完成作业的真实原因,是为了提高成绩而忙于上课外班。现在她要全身心地投入到学校的复习之中去,消除老师对她之前行为的误解,得到老师的理解和支持。

    其次是职业生涯规划,预估自己的高考成绩,如果超水平发挥上哪个大学,正常发挥上哪个大学,以此消除与同学之间不必要的比较和由此带来的焦虑。

    第三,学会向父母表达自己的诉求,不用“坚强”去包装自己的无助和无力。继父也与佳音沟通,将自己的人生经历讲给她,鼓励她自信地面对人生的各种挑战。佳音背负的压力逐渐减少,人变得轻松了,表情也明快了。

    填报志愿时,佳音特意选择了天津的一所大学,她说要离父母近一点,要从继父身上学习优秀的品格,从母亲身上学习乐观和开朗。她透过继父的眼睛看到了母亲的价值。

    高考对中学阶段的学生来讲就像一场大决战,需要调动一切有形和无形的资源去应战,一些平时疏于管理的问题,会因为高考而凸显出来,成为引发负性情绪的导火索。

    经验表明,冲刺阶段临阵脱逃的原因主要有几点:

    一是自我价值感低的学生。他们原本希望通过高分来提高自我价值感,一旦在学习上遇到困难就会陷入“我本来就不行”的宿命心态,李佳音因为缺乏与生父的情感链接,本来就缺乏生命能量,高考强化了这种消极的心理体验;

    二是不善于人际交往的学生。她们平时没有构建广泛而强大的心理支持系统,面对学业上的压力无法获得周围人的理解和支持,陷入“没有人愿意帮我”的抱怨中,李佳音因为忙于上课外班,无法及时完成学校老师布置的作业,她对老师有愧疚感,不敢向老师求助,使她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三是学习方法落后。无法适应高强度的学习节奏,导致“大势已去、破罐破摔”的悲观心态,李佳音用“笨鸟先飞”来证明自己本来就不可能一次高考成功。

    李佳音的问题涵盖了影响高三学生高考冲刺的三个方面,心理调适非常复杂。所幸她的父母都能积极配合,2014年6月,她顺利参加高考,并考入了理想的大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